曾道人玄机图|曾道人弦机

岳陽網 >新聞中心 >首頁幻燈下

岳陽農村居民未來可乘公交出行
時間:2019-04-18 10:57:54 來源:長江信息報

□本報記者 郝家勇

  農村客運關乎村民日常出行,是國家新農村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,提高農民生活質量和獲得感的一件大事。此前,《長江信息報》給予重點關注的華容縣至石山村客運班線停運,致使該縣禹山鎮瓦圻村、青山村、建華村及石山門村一帶上萬居民出行困難的報道,已引起社會廣泛關注。

  事實上,不只是華容,岳陽乃至全國各地農村客運班線都不同程度面臨著市場萎縮,運營困難窘境。記者獲悉,為保障農村居民出行舒適便捷,岳陽市交通運輸局已開始大力推行城鄉交通一體化。未來,城鄉居民出行再無差別,村民出行也將搭乘價格實惠、即停即走的公交車。目前,汨羅市已開始全面試行城鄉交通一體化。岳陽農村客運市場的一池春水由此激活。

  村道修好了客車卻少了

  農村公路“毛細血管”的暢通,不但充分發揮了交通在農村地區產業規劃布局、鄉村旅游發展、農村社會治理等方面的引領和推動作用,還切實解決了“土特產出山”和當地老百姓物流暢通問題,要讓每一條路都在脫貧攻堅、同步小康中發揮最大效益,給貧困村和貧困戶點亮希望。

  2017年,岳陽市委、市政府打響交通建設大會戰,實施“5428”工程,并致力于通暢城鄉公路“毛細血管”,3年計劃投資建設8728公里農村公路建設。到2018年,全市農村公路通車里程已達到1.8萬公里。

  村道完善了出行卻更難。記者調查了解到,隨著社會經濟的快速發展,如今城鄉道路和交通狀況已明顯改善,國家也由此提出具備條件的建制村要100%實現通車。然而,農村居民出行卻并未因此更便捷,部分地區大眾出行反而更加困難了。

  “進村公路修好了,出入班車卻沒了,我們又回到了上世紀八十年代!”此前,華容縣禹山鎮建華村村民的戲言可見一斑。華容縣交通運輸局的匯報資料也顯示,2010年前后,華容縣道路班線客運鼎盛時期,已基本實現村村通客車。近年來,隨著經濟社會發展,農村人口向城市轉移,以及群眾出行方式發生變化等原因,班線客運業務開始萎縮,旅客運量逐年下降。自2016年下半年,這種變化趨勢愈加明顯,截至今年3月,班線客車保有量僅為328臺,其中農村班線客車201臺。華容縣先后停運車輛高達71臺,這勢必影響到停運班車沿線大眾出行。

  農村客班運營日趨艱難

  記者調查獲悉,隨著社會經濟的快速發展,農村家庭小汽車、摩托車、電動車保有量持續增長,在很大程度上改變了人們的出行方式,有了更多、更快、更便捷的出行選擇,不再單純依靠班線客車,是造成部分農村班線客運量持續下降的主要原因。據華容縣不完全統計,目前該縣已有各類電動車輛近8萬臺,其中大部分為農村集鎮和村場居民購置使用,且多為60歲左右中老年人群體所有和使用。這部分人群把駕駛電動車作為主要出行方式,且經常順路搭乘周邊群眾,不少還以此作為賺錢工具,參與非法客運,嚴重影響了班線客車正常經營,造成部分乘客流失。目前,該縣農村客車實載率僅20%左右。

  事實上,華容縣班車停運并非特例,類似情況在岳陽各縣(市、區)均不同程度存在,汨羅市曾經就是典型。市交通運輸局此前對農村客運發展的調研報告顯示,近年來,岳陽市雖然加大了農村公路及農村客運站場等基礎設施的建設,但農村客運基礎條件依然薄弱。具體體現在建成的鄉村公路等級偏低,道路建設標準未完全按照國家規范設計,道路較窄,坡度較陡,彎道急、半徑小,交通標志較少,安全基礎配套設施未完善,車輛通行能力比較差,養護機制未健全等情況,加之,“斷頭路”較多,不能形成完整的農村公路網絡,車輛通行和安全管理等方面存在安全隱患。

  目前,岳陽乃至全國多地農村客運經營效益普遍較差。原因就在于農村點多面廣,農民住所相對分散,常駐人口越來越少,導致實載率很低,經營效益差,直接影響了企業和經營者的積極性;此外,路況差、油耗高、機件磨損大、加之油價日益上漲、運輸成本高于長途班車,所以大部分時間處在虧損經營狀態;而農村客運班線除油補外,再無其他政策優惠,及“黑車”沖擊是導致農村客運經營難以為繼的重要原因。

  而岳陽農村客運現在仍以單車承包、聯合運營的經營機制為主,經營者不可避免以經濟利益為目的,經營者往往只考慮經營熱線,對冷線置之不理,甚至強烈反對新辟農村客運班線,難以滿足農村老百姓在服務質量上的需求;同時,經營者在經濟效益下滑時,往往會罷運或自動歇業停運,給沿線居民出行帶來不便。

  城鄉交通一體化試水

  記者從岳陽市交通運輸局獲悉,針對農村客運市場現狀,為保障全市農村居民出行舒適便捷,岳陽已開始大力推行城鄉交通一體化,汨羅市今年已開始全面試點。

  汨羅市客運公司負責人介紹,此前,汨羅原有農村客運班線140多臺,由于交通事業的發展、多元化出行方式的影響,到去年已逐步萎縮至96臺。其中客運公司掛靠經營21臺、個體戶75臺。個體承包經營的模式導致運行班次不穩定、票價高(最高15元,高于核定13元票價)、車況不好、服務不規范、旅客群眾的安全根本得不到保障,群眾對此怨聲載道。

  去年5月,湖南省交通運輸廳啟動全省城鄉客運一體化調研,汨羅市迅速組織推進前期工作,以此推進城鄉協調發展。12月5日至15日,汨羅市政府對原農村客運班線實施統一回購,根據回購方案,政府對原有線路班車殘值、班線剩余經營期給予補償,同時對未到期保險退費或補償,并實施退出配合獎,招聘原有駕駛人員,一系列措施的落實,統一回購最終順利完成。與此同時,汨羅市交通部門還對農村道路、道路標志標識、農村客運站場等進行了及時擴改新建。

  今年1月21日,汨羅市一次性投入牌新能源純電動巴士80臺,開通汨羅汽車客運總站至全市各鎮村的一體化客運班線26條。目前執行的票價比此前傳統班車下降30%,到今年10月,客運公司還將在此基礎上下調30%。屆時,無論多遠,全程票價最高不會超過6元;同時,參照城市公交優惠政策,65歲以上老人免費、傷殘軍人和學生享受優惠價。新投入的新能源公交車已實現全市154個行政村客運通達率100%,實現全市各行政村到達城區一站式服務。

  巴士司機熊輝介紹,目前,巴士線路每隔1小時一趟,多數巴士開始發時間基本控制在6:40左右,末班車控制在17:00左右。每個村村部不出一公里就可坐上公交車,一般每個村都有1-2個招呼站。由于價格實惠、準點,公交車較此前線路班車上座率已大幅飆升。

  “這次政府真是為民辦了件天大的好事啊!”4月3日,在汨羅市汽車客運總站,準備乘客前往高家坊(川山坪鎮)燕塘村的63歲乘客周檢芝,面對記者采訪高興地說,以前出來一趟不易,不僅車輛破舊而且一路顛簸,價格還老貴,他不愿出門。現在他們和城里人一樣,出門就有公交車,不僅方便而且舒適,坐公交車就是一種享受。

  岳陽市交通運輸局相關負責指出,汨羅市今年已開始全面試行城鄉交通一體化,待時機成熟,其他縣(市、區)也將跟進。未來,城鄉居民出行再無差別,村民出行也將是價格實惠、即停即走的公交車。


(編輯:)
曾道人玄机图 北京pk开奖记录手机版 快乐时时开奖结果 3d万能6码 时时彩五星复式5码技巧 快三单双大小技巧 非凡炸金花手机安卓版 彩99怎么下载安装 亚洲娱乐点点 领航计划软件下载做号官网 21游戏